首页 > 大理在线 > 旅游动态 > 正文

八达岭千米隧道里的“打冰人”(组图) 大暑啃大瓜


17/08/14    来源:http://www.detof.com 足球最大比分

八达岭千米隧道里的“打冰人”(组图) 大暑啃大瓜

八达岭千米隧道里的“打冰人”(组图) 大暑啃大瓜

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居家过日子不像这昝子(现在)这般好过。家里头娃儿多的,日子就显得更难一得儿。所以,那昝子(那时)如果能吃上什么瓜啊果的,都是令我们这些娃儿们十分开心的事。

  但是尽管如此,在暑季几个比较重要的节气里,家庭主人还是会买一些时鲜瓜果回来,让全家老小大快朵颐。比如立秋那天,南京人讲究一个“啃秋”,家家户户一户不落地都要吃西瓜,以祛除暑气,迎接秋天的到来。

进入隧道前,工人先开个小会

八达岭千米隧道里的“打冰人”(组图) 大暑啃大瓜

吹响号角,提醒隧道里的人——有火车

八达岭千米隧道里的“打冰人”(组图) 大暑啃大瓜

在避车洞内凝望着疾驰的火车

八达岭千米隧道里的“打冰人”(组图) 大暑啃大瓜

用竹竿打掉隧道顶上的冰柱

八达岭千米隧道里的“打冰人”(组图) 大暑啃大瓜

收工了

    在深山的铁路隧道内,山系裂缝渗水形成的冰柱,会给铁路行车安全带来严重威胁。为了保证春运列车一路畅通,北京铁路局北京工务段专门组建了一支打冰队,他们冒着严寒、不分昼夜地进出深山隧道打冰。隧道漆黑,甚至连人影都看不清,这群隐没在深山里的汉子成为春运保障中最隐形的一群铁路职工。

    1月19日,超过100年历史、长1090.5米,京包铁路线上的八达岭隧道内伸手不见五指,阴冷的寒风从隧道内呼啸而过,远远的,一道微弱的光柱打向隧道上方。

    33岁的付健中和同事杨如意,在隧道的中间停下来,抬头仰望,像钟乳石一样的冰柱悬在5米多高的隧道顶端,晶莹剔透。杨如意熟练地举起5米长的竹竿,让竹竿头上绑着的铁丝和冰柱形成90度角,轻轻挥动竹竿,一尺多长的冰柱哗啦啦地往下落。一边走,一边敲……

    仰头干了30多分钟后,隧道的西边光亮处忽然传来一声声刺耳的号声。这是前方安全防护员曹长松发出的警报,有火车将在几分钟内通过隧道,打冰人必须下铁道到避车洞内躲避。

    5分钟后,开往八达岭车站的S2线列车通过隧道,避车洞内产生的回响震得耳朵刺疼。付健中说:“只有这时,我们才能透过运动的车窗看到里面的旅客,因为隧道里很暗,我们从来不会被他们发现。”

  记忆当中,我们相邻的几家人家,度夏时还有个约定俗成的习俗,叫做:小暑吃小瓜,大暑啃大瓜。这块儿所说的小瓜,指的就是香瓜;大瓜,实际上就是西瓜。

  小暑到来那天,每家大人都会买几只香瓜回来。在晌午和晚饭后,把香瓜洗干净,切成一丫(一片)一丫的,大人、娃儿一齐抓在手上吃。那昝子,南京地产香瓜里头有一个叫“太阳红”的品种,长圆形,皮色橙黄,顶端有大大的脐眼,肉质既脆又甜,最受人们的青睐。大人(家长)提醒我们,吃香瓜的时候必须把里面的瓤子和籽去掉,不然(否则)的话,吃下去容易拉肚子。

  我们这些娃儿歹怪(特别)调皮,听到大人的提醒,就故意一边吃一边瞎嚷嚷:“香瓜甜蜜蜜,茅厕在隔壁。”惹得大人们犯嫌,瞪着眼珠子训斥,我们才乖乖住声(不作声)。

    他们每天步行至少15公里,6个小时进洞一次打冰,一干就是两个小时,一天4次从不间断。每天和他们相伴的只有来工棚找水喝的野鸡、野兔子。

  到了“大暑啃大瓜”那天,各家早早地就把西瓜吊在井里头“冰”着,直到吃的那刻儿才“捞”上来。晚上乘凉时,一家老小围聚在一起,手捧西瓜尽情啃吃。随着一口口西瓜下肚,一股甘甜的清凉直达肺腑。

  当年四邻们一齐“小暑吃小瓜,大暑啃大瓜”的情景,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里。 陈光新

本新闻转载于澳门金沙,转载注明文章起源,谢谢。